晚夜

今天————也是吸别人家娃的一天qwqqqqqq

八一七还是七夕!!!不能画好看的男性也写不来好看的文,只能祝他们一直好!!!!瓶邪赛高!!!!!!!!!!

大概这才是真正的新年要发的……?

花怜小甜饼w
花城仔仔细细地又打量了一遍谢怜,终于给他系上了貂裘的带子,不厌其烦地叮嘱道:“哥哥此行务必要小心,千万莫要再受伤让我心疼了,嗯?”
谢怜半张脸被雪白的貂毛遮住,闻言温柔地笑笑:“三郎莫担心了,上回不过是个意外嘛,还能次次出事不成?话说回来,不过是去赶个集嘛,能有什么事啊?”
花城无奈:“若不是鬼市最近有人来闹事,我断不会再教哥哥一个人出去,上次不就出了事,何况今日还下了雪,如何能教我放心?”
花城口中的上次,是指前些日子谢怜自己去镇上买年货时,有个年纪尚小的孩子想来偷看起来很好骗的谢怜的荷包,然而见识过种种人事的谢怜自是一眼就识破了他的把戏,接着拎着那孩子去一旁小巷里教育,结果一时沉迷教孩子,又没发现一个从他身后摸过来的一个仍是看谢怜好欺负所以想来打劫他的一个男子,因为只是买东西且不好意思故没有借法力的谢怜在打斗间不小心被那男子慌张地在手上划了一个小口子,本想蒙混过去结果一回到观里就被花城敏锐地发现了,故有了这次花城的千叮咛万嘱咐。
谢怜抿抿唇,脸有点红地轻轻凑上去吻了一下花城的脸颊,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声道:“这下,三郎能放我出去了么?再不出去,我怕市集都要散了……”
花城微怔,旋即笑道:“好好好,现在哥哥教三郎做什么,三郎都是愿的……”他低头轻吻了一下谢怜的发顶,看着谢怜红透了的脸颊微笑起来。
谢怜一阵脸热,低声嘟囔道:“三郎你怎么老这样……”慢慢地走出观外,回头向微笑注视着自己背影的花城挥挥手:“三郎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回来啦。”

戴上斗笠,谢怜颇有些兴奋地看着漫天飘落的雪花,即使看了很多次,他仍然很喜欢雪,是以一路上都愉悦地哼着小调。
到了市集,谢怜认真地思考着想买的东西,他打算买个东西送给花城作为他和花城共同度过的第一个新年的礼物。
思虑半晌,谢怜颇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毛,他实在想不出花城还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送他什么礼物。
路旁一个摆摊的摊主看到谢怜这副模样会心地笑道:“这位公子,可是想给自己的心上人送礼物?”谢怜脸有点烫,应道:“嗯……是的……但我觉得他不缺什么了,不知道要送什么好……”摊主爽朗一笑:“公子不必担心,我这摊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有趣的礼物,您瞧这个怎么样?”谢怜寻声望去,摊主手中是一条银色的项链,项链本身倒是平平无奇,不过挂坠是一只雕工还算精湛的红色蝴蝶,谢怜想了想,决定就买这个好了,于是果断地交钱,走人。摊主在后面喊道:“公子莫要忘记同心上人说出心意啊!”
谢怜只当没听见,脸又一次发起热来。

花城雷厉风行地处理完鬼市的事务,匆忙地赶回观中,等待谢怜回来,一边等,一边拿出了自己之前趁谢怜出去时做好的几盏花灯,细致地描绘起了花朵的纹路。

谢怜走在路上,忽然发现路边不知何时被人种上了几株腊梅,正值花期的腊梅立在枝头吐露着幽香,谢怜很是高兴,观察了好一会,挑了一枝含苞欲放的折下来收入袖中,继续往观里走。
走到门前,谢怜掏出了花朵和那条项链,挑起门帘,便见花城站在几盏花灯之中,笑意盈盈道:“殿下,回来了。”
谢怜一时怔住,看着那几盏精致美丽的花灯与被灯光柔和地照亮的花城,心头一热,缓缓地走到花城面前,几乎是有些羞愧地递给花城自己手中的礼物:“三郎,这两个……是送给你的。”
花城惊讶地挑了挑眉,仔细地看了看谢怜手中的梅花和项链,很高兴地笑了:“谢谢哥哥,三郎很是喜欢呢。”说着拿起那枝腊梅,低头轻嗅,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歪歪头,对着谢怜笑道:“这项链,哥哥便直接帮我戴上吧?”谢怜一时有些看呆了,花城俊美的面容在灯火明灭间显得格外动人,他呆呆地应道:“嗯……嗯……好的……”却是一下也没动,只痴然地凝视着花城的脸。花城看着自家殿下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下,可算是教谢怜清醒了过来,他脸红地摇摇头,有点尴尬:“嗯……三郎……我,我帮你戴上吧?”花城笑着点点头,转过身去继续笑着,谢怜微恼地戳了戳花城坚实的后背:“三郎……不要取笑我了……”花城笑着应了一声,便没再笑了。
谢怜这才松了口气,踮起脚,把项链绕过花城的脖子,在后颈处轻轻地打了个结,道:“好了,三郎你转过来我瞧瞧吧?”
花城慢慢转身,手中捏着那枝腊梅,幽深的左眸凝视着谢怜,眸中盛满柔和又炽热的爱意,缓缓地道:“哥哥,以后,我们每一年都在一起这样过,好不好?”
谢怜脸又红了起来,盯着花城颈间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轻轻道:“好。”
远方不知哪里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钟声,回荡在天地之间。观外天地一片寂然,雪仍在悠悠地飘荡,观内灯火摇曳,一双人影紧紧拥在一起。
又是新的一年了。
end